5588港幣等于多少人民幣

2018-09-28 17:25 網絡

美聯儲加息人民幣匯率壓力有限公司

盛松成

凌晨2點。北京時間9月27日,美聯儲貨幣政策會議宣布上調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范圍提高至2%至2.25%,為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筆者認為,如果我國跟隨美國加息,無論是提高基準存貸款利率,還是提高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都不適合我國當前的國內經濟金融形勢。

當前,中國經濟的核心矛盾是促進內需,保持經濟平穩轉型,為實體經濟創造穩定的金融環境,提供合理、充足的流動性。根據今年年中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堅持穩健中立的貨幣政策,保持合理的流動性和金融穩定,進一步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難,加大融資成本,繼續推動實體經濟降低成本。最近,國務院金融穩定和發展委員會舉行了第二次會議,要求在流動性總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條件下,更加重視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開放,提高對實體經濟的服務能力和水平。

首先,提高基準利率將進一步增加企業的融資成本。

這對利率市場化不利。

提高基準利率將進一步加劇企業融資成本高昂的問題。基準利率的調整不符合進一步推進我國利率市場化的方向,但應允許銀行自主選擇浮動幅度和比例,獨立定價,實現金融資源市場化配置。事實上,人民幣貸款在執行利率中所占的比例已經在上升,這意味著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正在上升。

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上升擠壓了企業的利潤。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上半年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人民幣貸款利率有75.24%浮動,比3月份上升0.89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高出10.85個百分點。按基準利率計算的貸款為14.83%,比3月份下降1.21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下降4.64個百分點,而同利率貸款僅下降9.93%,比去年同期下降6.2個百分點。而今年上半年,大型工業企業的主要營業收入利潤率僅為6.51。最新數據顯示,規模以上的工業公司主要業務的利潤率已連續兩個月下降,至1至8月的6.43。

第二,金融風險防范仍面臨挑戰。

通過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是永久的解決之道

債券違約和P2P“爆炸雷”事件的頻繁發生表明,我國防范金融風險的任務依然艱巨,這也決定了當前不是提高金融市場利率的好時機。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與為實體經濟服務更好地結合起來,同時保持合理的流動性,修復企業的資產負債表,改善基本資產,是解決問題的根本途徑。

在以往政策的影響下,雖然10年期國債的到期日收益率從年初的3.9%左右降至3.5%左右,但金融機構的人民幣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卻從年初的5.3%上升到近66.00%。目前,貨幣市場流動性較寬松,實體經濟融資困難,是貨幣政策傳導不良的標志,不應以此為理由,通過開放市場的運作來推高金融市場的利率。因此,我們應把握金融監管和去杠桿化的力度和節奏,協調各項政策的時機,改善貨幣政策的傳導,實現金融風險防范與服務實體經濟之間的動態平衡。

第三,人民幣匯率承受的壓力是有限的。

市場擔心美聯儲的加息將給人民幣匯率帶來更大的壓力。一方面,美聯儲加息一直被市場預期,另一方面,美國經濟繁榮的時間更長,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進行了大幅調整。這些因素限制了美聯儲加息對人民幣的壓力。

此外,我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相對較高,國內經濟和金融的運行是決定我國貨幣政策的主要因素。在匯率方面,中國根據市場供求,參照一籃子貨幣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8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關于調整外匯風險儲備政策的通知”。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將遠期外匯銷售的外匯風險準備金比率從0調整到了8月24日的20.8。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宣布在人民幣-美元定價模型中引入“反周期因素”。這些措施有利于人民幣匯率保持在合理、平衡的基本穩定水平上。

最后,從價格角度來看,1至8月份的CPI增長率為2.3%,沒有加息壓力。中國房價的上升趨勢也初步得到遏制。

總之,鑒于我國經濟金融運行的主要矛盾,應保持貨幣政策的獨立性,目前我國不宜跟隨美聯儲加息。

這家報紙很關心

合理流動性水平

公開市場運作節奏穩健

我們的記者李國輝

9月27日,美聯儲(FederalReserve)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2.0%至2.25%。這是自2015年12月以來連續第八次加息,也是2018年以來的第三次加息。

同一天,中國人民銀行(PBoC)表示,它可以吸收中國央行的反向回購期,因為該季度末的財政支出將銀行體系的總流動性推到了一個相對較高的水平。9月27日,由于政府債券發行等因素,中國人民銀行沒有開放市場操作。這意味著中國人民銀行這次沒有跟隨美聯儲提高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的研究分析師郭玉偉表示,央行沒有跟隨美聯儲提高反向回購利率,部分原因是,自9月中旬以來,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央行一直將007保持在2.65%的狹窄區間。目前,7天的反向回購利率為2.55,反向回購利率的上升可能導致市場預期的不穩定,進而提高DR 007中心。

自7月以來,中國央行一直將其合理流動性的DR007維持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以下,平均匯率約為2.67%。海通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姜超表示,這與七天的反向回購利率接近2.55%,公開市場利率基本合理地反映了資金的供求情況,因此對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進行跟蹤的必要性不大。

東方金城首席宏觀分析師王慶還表示,目前,中央銀行制定了“合理充裕”的流動性管理目標DR007,僅略高于中央銀行的公開市場政策利率,后者幾乎沒有向上調整的空間。更重要的是,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的升級、國內投資的穩定以及對穩定增長的需求不斷增加,央行仍需要采取低利率政策來支持“廣義貨幣”向實體經濟“廣泛信貸”的傳導。因此,央行有理由不跟隨美聯儲在短期內提高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姜超說:“從根本上看,中國的貨幣政策主要集中在國內條件上。”姜超說,一方面,國內通貨膨脹在不久的將來上升,但目前的通貨膨脹只是暫時上升,通貨膨脹在今年是相對可控的;另一方面,經濟的下行壓力仍然很大,國內需求和生產有所減弱。在第二季度的貨幣政策報告中,央行提到有必要防范短期內需求的“會晤”可能對經濟造成的破壞,因此需要保持合理的流動性水平。此時,跟隨美國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的可能性并不高。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美國收緊貨幣政策必然會產生溢出效應,導致全球金融環境的收緊。王女士預計,歐洲央行將在今年年底退出量化寬松政策,并最早在2019年年中加息。日本央行(BankofJapan)也在嚴格調整貨幣政策。除了英國、加拿大和韓國之外,更發達的經濟體也將很快加入加息行列。此外,印度、俄羅斯、巴西、南非和土耳其等主要新興經濟體也在提高利率,因為美元對新興市場貨幣構成壓力。

鑒于美聯儲正在通過加息來主導全球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進程,王進一步表示,全球利率傾向于上升,如果中國繼續抑制,美中之間的利差將在未來進一步縮小。目前,利差約為60個基點,低于央行設定的約90個基點的舒適區間,這可能導致人民幣和跨境流動性壓力上升。

上周,中國人民銀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簽署了一份合作備忘錄,利用金管局債務工具的中央結算系統債券招標平臺,利用中央結算系統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的債券。在香港以投標方式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票據。郭樹清說,啟動離岸市場中央投票,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的合理穩定,增強了國內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自6月份以來,人民幣經歷了明顯的貶值。但是對于九月份美聯儲加息,姜超認為市場已經充分預見到這一點,最近隨著中央銀行重新啟動反周期因素等措施,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在六點八五左右,因此,美聯儲上調公開市場利率的必要性也有所降低。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Bank Of Communications Financial Research Center)首席財務分析師埃永健表示,中國經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通脹壓力也不太大,這是中國經濟沒有跟上國內公開市場利率上升的主要原因。而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貶值壓力有所緩解。鑒于會議聲明中的“鷹派”一方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言論,美元指數今后可能會繼續上升,但反周期調整政策將有助于保持人民幣穩定,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

作者:盛松成,李國輝

英國“金融時報”和中國金融新聞網轉載的原創文章

請在文章開頭注明來源和作者。

新媒體合作請與新媒體部門聯系

微博@中國金融新聞

“金融時報”新媒體矩陣

中國金融新聞網

財政時間



免責聲明:文章《5588港幣等于多少人民幣》來至網絡,文章表達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文章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聯系本站站長處理!

收藏 舉報

延伸 · 閱讀